特朗普驱逐网课留学生藏着精妙政治算计

特朗普驱逐网课留学生藏着精妙政治算计

设法驱逐留学生是选战和特朗普打击政敌的武器,但它的背景是美国正在不断加剧的民粹主义与反移民思潮。

ICE的政策可谓有“一石二鸟”之效果:其一,如果学校不想失去留学生,就必须开校,这就意味着蓝州持续坚持的封闭政策归于失败,于是特朗普强行重启社会的一系列措施就能推行下去;其二,学校重启、社会重开,经济复苏,特朗普的选战就直接加分,在即将到来的11月总统大选他就有政绩可以炫耀;其三,如果大学同意重开,所有的批评者都得闭嘴;如果拒绝重开,那么所有的批评者都失去了批评的基石:你们不是热爱移民吗?你们的同情心去哪儿了?

亨廷顿在2006年出版的《我们是谁》一书中,早就提出了诸多对移民大规模进入的忧虑,但也许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并没有想那么多,驱逐网课留学生,不过是他浑然天成的思维,不假思索。但显而易见,如此作为违背了基本的人道主义,不得人心。

这个政策实在是“狠”,多数人只看到这个看似疯癫的行动对教育机构的长期损害,却看不到其中有着极其精妙的政治算计。

民营企业一头连着经济和发展,一头连着千家万户。高质量落实好惠企政策,不仅关系到民营企业未来,也关系到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只有保好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市场主体,才能实现保就业,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为经济发展积蓄力量。经济复苏好于预期,得益于各地在落实惠企政策上下的功夫。

从5月以来,特朗普就一直试图强行重启社会和经济,因为这直接关系他的选票。然而,在美国的联邦制之下,除了中部、南部共和党执政的红州之外,他在类似于纽约、加利福尼亚、华盛顿等这些传统民主党执政的蓝州中,遭遇了普遍的抵抗。重启经济若没有蓝州的支持,想要恢复就业水平就会难上加难。

□连清川(专栏作者)

ICE属于政府机构,当然是属于行政分支,也就是特朗普管辖的范围。在如此多事之秋,想来ICE也不敢妄自出台这么一个争议性强烈的政策;而移民政策向来是特朗普直接“作战”的主战场,所以此举出自特朗普的直接授意无疑。

哈佛大学早就宣布了,今年秋季将全部采用网课形式进行授课,而多数常青藤大学和西部大学群基本上也都是这个态度。

持续释放的政策红利,必将有效帮助民营企业解难题、渡难关,让民营企业生存的环境更透明、赛场更公平、舞台更宽广。如何推动企业税费减免政策落地,如何将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政策落细,如何为民营企业打造良好竞争环境,给民营企业发展创造充足市场空间?这些问题,都需要各地各部门结合具体实际,深入思考、研究解决。企业的“忧”和“急”在哪里,政策覆盖工作就应该跟进、延伸和拓展到哪里。

实际上,在美国历史上,移民政策一直是反复无常的。在经济发展、政治开明的时代里,移民政策宽松,移民地位高企;但一旦经济困顿,或社会凋敝,移民总是会成为首要的打击对象。19世纪的排华、二战期间的排日、越战期间的排亚,基本上都是同样的套路。

7月6日美国移民与海关执行局(ICE)发出了关于留学生的通知,所有在秋季进行网课教学的大学留学生都必须离境,或者转学到面对面授课的大学。

让民营企业从政策中进一步增强获得感,关键是要结合实际不断抓好政策落实。如果前期调研不充分,听取企业意见不到位,出台的配套措施就会与企业的实际需求存在偏差;工作方式简单,不考虑当地市场情况,搞一刀切,势必会让一些企业无所适从。只有从实际出发,细化、量化政策措施,推动各项政策落地、落细、落实,政策的雨露才能精准滴灌到民营企业身上。

对民营企业来说,将政策机遇转化为发展动力,关键要练好“内功”。广大民营企业要变压力为动力,不断提高经营能力、管理水平,勇于推动生产组织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重视技术研发和人力资本投入,有效调动员工创造力。惟其如此,才能抓住和用好政策机遇,实现转危为机、行稳致远。

这一波排外浪潮,基本上是从特朗普当政不久之后就开始的。一个全球经济衰退的开端期,加上一个民粹主义的总统,不产生排外浪潮,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并且,这些蓝州偏偏也聚集了美国最强大的教育资源,东部的常青藤联盟,西部的硅谷-洛杉矶大学群。这些学校里的公共知识分子肆无忌惮地批评特朗普的抗疫政策和糟糕的表现,连同自由派媒体,是特朗普的心头之恨。

国内的诸多看客一时气愤填膺,难以理解为什么一个如此粗暴的政策可以肆行无忌,为什么在一个多方平衡制约的社会里,却难以阻击如此一个缺乏理性、只有政治算计的政策?

(万吉彦 摘编自9月25日《甘肃日报》,原题为《落实惠企政策 增强民营企业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