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融水县城遭遇超警5米洪水木船橡皮艇成“抢手货”

7月11日,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遭遇洪水袭击,大半个县城被泡俨然一片泽国。民众只能乘船出行,木船、橡皮艇等各式船只成“抢手货”。截至当日15时,融江融水水文站水位111.79米,高于警戒水位(警戒水位106.6)5.19米,水势仍在缓慢上涨。

消防和民兵等救援队伍驾驶冲锋舟参加救援。王以照 摄

据记者了解,围绕发电厂选址,很多附近的居民也自发组织抵制,能够到场的通通签署实名反对书,不能到场的负责在网上发布反对意见和拨打举报电话。

草案表示,这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将建在大厂县域西部与廊坊三河市交界地带的邵府镇。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建设位置引发了周围居民的强烈反对。

路牌、红绿灯等路政设施几乎被洪水淹没。林馨 摄

市民在水中划木筏出行。王以照 摄

有人在河北省阳光理政平台中留言:“周边5公里内已建成大量的居住区、学校等等,建立(垃圾焚烧)后将会严重影响居民的身心健康,所以坚决反对在居民集中居住区建立垃圾焚烧发电厂!”

大厂回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方面向记者回复表示,该局正在编制一项市政工程专项规划,是服务于大厂区域的,按规定正在进行公示,征求社会意见。该局确实已经收到部分居民关于垃圾焚烧厂的投诉,将在公示期结束后把这些意见汇总上报,目前还未最后确定选址结果。

2017年,国家发改委等5部委联合发布过《关于进一步做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规划选址工作的通知》,其中就要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选址要尽量远离生态保护红线区域,设定防护距离,明确四至边界,合理安排周边项目建设时序,不得因周边项目建设影响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选址落地。

早在2019年,这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便计划建在大厂县南部与香河县交界的袁庄村以南区域,当时也是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领导留言板上的反对信息一浪高过一浪,用词还颇为激烈。

23日下午,该局向记者回复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选址尚未最后确定。

民兵使用冲锋舟救援被困民众。王以照 摄

进出城区的道路已被洪水淹没,出行只能靠小船。王以照 摄

大厂和北京通州仅一河之隔,但目前房价只是通州的1/4,很多在大厂购房的居民都在北京工作,几乎和燕郊一样都有着“睡城”的称号。

两位市民使用皮划艇在数米深的水上穿梭。林馨 摄

此事最终得到了廊坊市政府的选址调整回复:“大厂县人民政府已对该项目选址进行了调整,并通过微信群向信访业主告知了选址调整事宜。”

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记者|王佳飞 编辑|陈梦妤 卢祥勇 杜恒峰

有居民向记者表示:“站在楼顶就能看见,将来肯定能闻到味道”。

过半城区街道房屋被淹。王以照 摄

沿江居民楼没洪水围困。王以照 摄

沿江城区一片汪洋。王以照 摄

街道变成了河道。王以照 摄

“站在楼顶就能看见”

在洪水边上等待摆渡市民的木船与橡皮艇。王以照 摄

这件事始于2020年9月10日。当天,大厂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布了《大厂回族自治县市政工程专项规划(草案)》,其中涉及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规划。

大家担心的不仅仅是自己和下一代的健康,还有自己的房价,有居民向记者表示:“如果一旦成为事实,我们的房子就一定更掉价了!”

据记者了解,邵府镇及周边,尤其是拟建焚烧发电厂辐射范围内广泛分布着孔雀城、早安北京、潮白家园等众多居民小区,以及部分学校。

一位市民用船将物品在家中运出,随后用汽车转运至安全地域。王以照 摄

蹊跷的是,这座垃圾焚烧发电厂已经是在大厂的二次择址了。

市民搭乘木筏出行。林馨 摄

一艘木船从一辆几乎被淹没的汽车旁经过。林馨 摄

对于记者提出是否有备选方案的问题,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仅负责收集建议和意见并汇总上报工作。

这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似乎已经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事实上,不仅仅是大厂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搜索可知,无锡、天津等全国各地均有因居民反对而停止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先例。

本文来自我的小伙伴:镁刻地产

一位市民将木船中的水勺出。王以照 摄

两位市民划着木船在洪水中通行。林馨 摄